????萧若然口中的师傅,正是这位道长,此人俗家姓萧,名临风,道号玄清,曾是星月国开国皇帝的子嗣之一,人如其名,才貌绝佳,喜山林,好交友,后因看破红尘而出家为道,如今虽已过花甲,风韵却依旧不减当年。

????十五年前,神龙国的安王殿下因仰慕其名,再三请求,终于令其收自己的儿子龙紫渊为徒。

????同年,萧若然随先皇围猎,不慎落入陷阱,险些丧命,幸得玄清偶遇相救,他才幸免于难,玄清见他小小年纪,胆识过人,又与自己是同宗,便收他为徒。

????从那以后,他便有两个徒弟了,为传教与他二人,他不得不奔波于两国之间,言传身教,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他的努力之下,成功造就了一个神龙国的奇才和一个星月国的战神。

????如今,龙紫渊成为神龙国的辅政之臣,萧若然成了星月国的护国之将,他本以为自己可以退隐山林,过几天舒心日子,不想龙紫渊的一封信打破了他的美梦。

????龙紫渊在信中写道:

????“师傅:

????徒儿实在不想打断您的美梦,奈何宫事有变,贵妃当道,蛊惑皇上,谋权篡政,当下,忠诚之士皆在外,紫渊虽有谋,而无人可用,现今皇上病重,太子外出,紫渊只手难擎苍,还望师傅念及天下苍生,速速出山相助!

????紫渊拜首!”

????玄清不忍袖手旁观,看过信后,收拾行囊,直接去安王府,找到龙紫渊,经过他的一番暗查,才发现皇上的饮食中被人掺入了一些不明的白色粉末。

????龙紫渊找人看过,他们都不知此物为何,情急之下,玄清才想起萧若然身边有一个叫徐严的神医,对奇药怪病颇有研究,只是自己好面子,实在拉不下脸,去向自己的徒弟要人。

????于是,他对龙紫渊说:“为师倒是知道个人,他应该能识别此物,只怕是不太好请呀!”

????“哦!难道还有比师傅难请之人?不知是哪位高人?”龙紫渊这好奇心就来了。

????玄清听他说‘高人’二字,顿时一脸的不满,对他撇撇嘴:“高人倒是算不上,只不过是一个有主的神医而已!”

????“不知他的主人是?”

????“他就是星月国的战神王爷——萧若然!”

????龙紫渊一听,欣喜万分,对玄清说:“既是师弟的人,那就烦请师傅走一趟,帮紫渊把他带来如何?”

????玄清脖子一歪,双手叉腰,嘴一撅,眼一瞪,说道:“你小子说的倒轻巧,他的人是说带就能带出来的吗?”

????龙紫渊呵呵一笑:“紫渊明白,师傅要面子嘛!”

????他立刻提笔写了一封信递给玄清:“师傅只管把信带到即可,如果他嫌我借的少了,那就有劳师傅给他带句话!”

????“什么话?”

????“一个女人而已,何须劳师动众!”

????玄清问:“你能确定他会借?”

????龙紫渊反问:“能入的了师傅法眼之人,绝非小肚鸡肠之辈,莫不是师傅怀疑自己的眼光不成?”

????“怎么会?为师还没到那种老眼昏花的地步!”玄清把信收好,往怀里一揣,冲他点点头,“算你拍马屁拍到点子上了,那为师就替你跑一趟,两年不见了,正好问问他,什么时候才能让我当上师爷爷!”

????“那就多谢师傅了,紫渊这就为您备酒,还望师傅莫辞辛劳,尽早上路!”龙紫渊知道,他出远门,缺了酒比缺了水还难受。

????玄清缕着胡子,笑呵呵的说:“到底是有妻室的人,果然贴心!不像那个臭小子,一肚子黑水!”

????龙紫渊陪笑道:“徒弟什么样,还不都是师傅教的!徒儿虽与他只有几面之缘,但不难看出,师弟他是一个沉稳内敛,有勇有谋之人,师傅从来都不正面夸师弟,刚才几句,不难听出师傅对师弟的想念!”

????“还是你小子嘴甜,他真应该和你多学学,不然可就真要打光棍了!”玄清又夸了他一番后,转身出门,边走边说,“我去看看我那宝贝孙子,你备足酒后,再喊我!”

????“好!师傅请便!”龙紫渊笑看着他的身影向后堂走去。


欢迎大家访问:五色书坊
本文地址:http://www.book53.com/book/9414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