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寻爱自残

小说:糊情问青天 作者:剑客笑傲书生 我要报错
    眼见得从白子荷身上迸射出一团青色的火焰,猛然向左白枫当胸射去。

    瞬间就侵入左白的当胸衣襟,忽然在衣襟上连连跳动了几下,当即就消失在了众人惊异的目光中。随即就见白子荷那纤弱摇摆不定的身影,慢慢在左右二仙的激烈拉扯中轰然瘫倒而下。

    白老爷和王夫人突然见得白子荷此时之状,当即‘啊’然一声大叫,瞬间就双双昏倒了下去,了无人事。

    但是,随着白家父女此时的轰然倒下,横躺在白子荷怀中的左白枫因为有了那一团青色火焰的突然侵入,只听得一声‘啊’然大叫“啊,他奶奶的,痛死我了!”,瞬间就见得昏死多时的左白枫倏然醒来,一副迷茫懵逼的样子,连连擦着两只视线蒙胧的眼睛不住地左右扫视起来,好像突然觉得自己掉入了一个陌生而又凶险的环境一样,让他极度的不相适应。

    然而,随着左白枫的神智慢慢清醒过来,以及四处浏览所触及的眼光,左白枫霎时就明白过来,眼前所有的情景正是他一力顾念着的白府及伤重未愈的白子荷。

    左白枫即时一怔,两眼快速地瞄了眼前的情景一遍,猛然心痛起来。因为在他目光所能触及得到的地方,他一眼就看见了不知发生在什么时的事情,白子荷已然一动不动地瘫倒在了他的眼前,而且还是那样的相近而无间。

    可是,眼前展现的这一幕,最让左白枫感到恐惧和愤怒的是,那二位自称为驱魔大仙金算子和铁疯子,正一左一右拉扯而拼接着白子荷垂垂瘫软的两个掌心,就好像是他们这些修炼之士在肆意吸食别人的修为和灵力一样,和一个贪心不足而又刻意想着偷盗别人东西的盗偷没有什么两样。

    一时之间,但觉惊恐聚然而生,彷徨随心而起,直打搅得左白枫的心惊肉跳一阵一阵的疼痛不已。

    左白枫看得骤然而怒,心中一股莫名的怒火即时瀑涌而出,直冲眼前仿如小偷的二位大仙迸射而至。“住手,快住手,你们速速放了白子荷!否则,我左白枫跟你们二仙一辈没完没了!”说着,声落话止,就见左白枫已然挥出两股猛拳,狠命向二仙的心窝和当胸各打出了两掌。

    那知二仙正陷落在吸食白子荷千年灵力和修为的抢夺大战之中,那里会想到此时此刻还能出其不意,突然收到左白枫醒来狠命打出的两掌。那激烈而愤恨的情形,就像是要一掌了断二人可恶而凶残的性命一样,绝不可能再留给他们一分可以苟延残喘的生机。

    然而,二仙好像也突然意识到左白枫此时怒火中烧的愤怒一样,动动手就想要捏死和结果了二人的鲜活生命,绝不会再留

    给他们一丝一缕逃生的机会。

    在这种急切惊心的情况之下,二仙急得猛然摒去了吸食白子荷千年灵力和修为的掌心,快速地往两旁侧身一闪,再迅速地跳将起来,总算躲过了左白枫此时凌厉的攻势,但是,由此倒也吓得二仙冉冉然出了一身卑鄙的冷汗。

    眼见二仙在自己凌厉的攻势之下,各自弃了吸食白子荷千年灵力和修为的举动,迅速地调转姿势猛然向自己发起了攻势,左白枫被激气得一时大怒起来,马上抡起两手,运足十成的功力,再次狠狠的向此时变得张牙舞瓜的二仙猛力打去。

    二仙见得左白枫此时打来的掌风势大,那里敢正面应接下来,只得各自估量着向后边连连退却了数米之远,方才站定了自己的慌乱身形和脚步。

    就在如此惊骇之下,二仙竟然惊呆在了当中,两手不停地摆弄着从白子荷身上吸食过来千年灵力和修为,一时之间竟是不知所措。

    但是,眼前之势,不等二仙反应过来,左白枫就在两招逼退二仙之后,猛然就扑向了横躺在地上的白子荷的身旁,一把抱起她瘫软的躯体紧紧地偎依在自己的怀中,瞬间扭转两眼,马上就细细的检视起白子荷的伤情来。

    随着左白枫检视的目光所到之处,但见白子荷的整张脸色已经苍白到了极点,就算是一时半会千刀万剐开来,也不一定能见得有鲜红的血迹滴落而出。而之前那一双美丽的柳叶眉,此时也已变成了莫名的形状,看似散淡的柳絮朵朵,飞烟轻轻。再看她曾经那一张红得娇艳的鲫鱼嘴,此时也像是变了口腔大头渔一样,空有其形而无其实质了。特别是她那一袭娇靥如花的软绵身子,此时此刻也好像是缺失了美丽而四射奔放的活力一样,苟蒌着一条近似鲈渔死亡前弯曲的躯体在慢慢昂浮于水面。

    这时,只觉一阵揪心而痛,就仿佛被人狠狠刺剜或者摘夺了自己的心肺一样,左白枫顿时潸然泪下,轻轻啜泣而殇。

    “白子荷,白子荷,你为什么那么傻啊?就算我为你失去了生命,你也不能这样糟蹋自己啊!你可知道你是多么的不容易才能熬出延展到今天的!可是你呢?到最后竟然为了我一点都不珍惜自己,反而白白葬送了自己的生命,你让我情何以堪啊!”

    “子荷,子荷,你快醒一醒啊,我不要你就此长睡不起,更不要你就此离开我。我不管你是人是妖还是仙,我都要你好好的陪在我的身边,咱们一起逃离这个纷的红尘俗世,过咱们世外桃源两情相悦的美好日子。”

    “可以朝朝幕幕,看花开花落;可以坐看水去间,笑对日月如梳;可以举案齐眉,淡叹

    云倦云舒!还可以,一切的一切,总之就是不能让你离开我……”

    “子荷,你快说啊?白枫还在等着你呢!就像你说的五百年前那个美丽的夜晚,白枫现在还愿意为了你而甘愿去承受那穿胸一剑。”

    “子荷,你说过的。你追寻了我左白枫五百年之久,经历了五百年的黑暗之苦,忍受了五百亲眼目睹的离别之殇,今天你怎么能就这样轻意的放弃了我呢?”

    “子荷,你醒一醒,快醒一醒吧!”

    “别睡了,再睡下去天都黑了,白枫这就带你离开这个纷扰的红尘俗世,去我们该去的世外桃源!”

    ……

    一时间,整个喧闹而又突然变得寂静的场面上,就只听得左白枫这样殇情而肝肠寸断的绝望哭泣之声了。仿佛就连先前众人那一点仅有的敌视之音,此时此刻在左白枫悲情而苦逼的神态里也渐渐消失起来,然后一切归于沉默和寂寥。

    场面上,就这样死静的过了一会儿,眼见里里外外的人群,似乎都被左白枫深为白子荷呼唤出的一幕幕真挚情感,而情动于怀,感染于心。大有因为同情左白枫和白子荷二人深情感染而一时哗然聚变之势,心中刚刚产生出一丝悔意的二位驱魔大仙,马上又站将起来,一手指着当中的二人相互交替的戏说道。

    “父老乡亲们,你们别再听信这两个妖人的鼓惑之言了。她们这两个妖人现在演的就是苦情大戏,好让你们一时深受感动进而自觉愧对了她们二人一样,从内心里产生出深深同情她们的真情实感来,然后让咱们自动自觉的放过她们,逃之夭夭。”

    “乡亲们,你们快醒一醒吧!认清现实,千万不可让这两个可恶的害人妖孽逃之夭夭了。免得,将来受苦受害的还是咱们。”

    正浸寤在二人悲伤之中的人群,此时听得二位驱魔大仙之言,刚刚生出的一份同情和悲悯之心,好像就在二仙这一阵鼓惑之言中,猛然又群起悲愤起来。一双双喷射着仇恨的眼,一张张布满怒火的脸,一只只再次握紧的拳头,好像都在平静而又变得突然喧嚣的沸腾中,霎时变幻得风起云涌,惊涛拍岸。

    “杀了她!”

    “杀了他!”

    “杀了这个害人不浅万劫不覆的小妖女!”

    “父老乡亲,咱们宰了她,宰了这个祸害咱们有小妖女,永绝后患!”

    此时,围拥得密密麻麻的人群中,一旦有人这样高声大叫起,后面跟随起哄的人群马上就像嚎叫着的狼群一样,此起彼伏不断的趁势喧闹起来。

    “宰了她,宰了这两个祸害咱们有小妖道!永绝后患!”

    “父老乡亲,咱们快快行动起来,不要怕,不要愄惧,宰了这两个祸害咱们的小妖道!永绝后患!”

    一时间,人群再次汹涌而至,喊杀喊宰之声连绵不绝,早已把被他们围困在场中的左白枫和白子荷二人,切底淹没在了他们这时啸声喧天的浪潮之中。

    左白枫一时抬目而望,但见四周人影幢幢,拥挤不堪,就像瀑风雨来监前的满天乌云一样,黑压压的一大片,急转直下,不可阻挡地直向他们二人凶猛扑来。

    突然低头而看,左白枫再次深情地看了他怀中的白子荷一眼,从又抬头怒目而视,忽然对着众人一时讪然大笑,笑声凄厉而清绝,鬼哭而狼嚎,就好像来处十八层地狱痛苦的呐喊和深受扎魔之声一样,令人神魂惊悚,心胆具裂。

    但是,只听得左白枫一时冷冷地怒吼道。“哈,哈,你们这些红尘俗世的俗物,不是都想着宰了我和白子荷吗?不都是希望我们二个妖人早点消失于世吗?”

    “哪好啊,现在我们二个妖人就活生生的站在你们的眼前,你们谁有胆量的就上来杀我们啊!没胆量的滚一边去。看我左白枫和白子荷会不会惧怕你们,会不会被你们的凶狠恶毒眨一眨眼!”

    “若是你们都没有胆量上来的话,那好现在白子荷也被你们这些可恶之人和二位驱魔大仙害死了,我左白枫一个人再孤孤单单的活在世上也没有意思了。既然你们不敢动手,那么我自己动手就好,就不再沾污你们高贵的双手了。”

    这样说毕,左白枫再不抬头看众人一眼,只低头对着双目紧闭的白子荷说了一句,“子荷,你别走得大急!等等我,白枫这就陪你来了!”。

    说着,猛然挥手从他背后的包裹中抽出一把锋利的匕首,直向自己的勃颈处抹去。

    (本章完)

    还在找"狐情问青天"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 "速阅阁" 速度阅读不等待!

    ( = )




欢迎大家访问:五色书坊
本文地址:http://www.book53.com/book/89295/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