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获的指尖冒出了无数寂灭气息,这些寂灭气息瞬间笼罩了这些撕下来的纸张。

  但无物不灭的寂灭气息此时遇到了对手,这些纸张到底是从规则造物上撕下来的,本身被规则之力保护,即使被撕下,也依旧携带着规则之力。

  但这些纸张还是在缓缓消失,这并非是魏获强到了能毁灭规则造物,而是这本笔记本里本身就蕴含着“死亡”和“无限”两种规则,而魏获所迈向的道路恰恰就是死亡。

  寂灭领域再升一级就是死亡规则,彼此属性相近,所以魏获才能借助寂灭气息激发纸张中的死亡规则,并让纸张自我毁灭。

  所以当老人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他叹了一口气,不需要多问,他就明白了一切。

  眼前的这个看似年轻的少年,绝对不是普通人,撕不烂,烧不毁的笔记本被他轻易撕下,并且被黑色的火焰不断燃烧,书页上所写的法律和名字也在不断消失,能做到这一点的人不是他能招惹的,而且,老人也明白了魏获想干什么。

  但在这个时候,老人突然觉得心里一松,他一身的疲惫都消失了,所有的担忧全都消散,他站了起来,走出了这个巨石阵。

  门外的官员还没有全部离去,此时,他们又看到老人走了出来,每一个人都露出了惊诧的神色。

  他们全都上前等候,直到老人走出巨石阵,官员们才恭恭敬敬地询问道:“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

  老人摆摆手:“我想出去走走。”

  所有人都是一惊,他们突然之间都没反应过来,这个战战兢兢的老人今天怎么了,为何突然打算要外出走一走?他要外出多长时间?登记名字的事情怎么办?

  老人下意识地说道:“你们都跟着我。”

  这是老人不仅大脑思考说出的话,说出后老人才反应过来,这是潜意识里不希望有人留在这里,《法典》被夺走了,规则改变了,如果有人不怕死闯入巨石阵,那么就会发现一切律法失去了约束力,那这个城市绝对会大乱,虽然这是迟早的事情,但老人下意识地不想让这件事提前发生。

  官员和护卫立马紧跟在了老人身后,一个官员上前,搀扶住了老人,老人摆摆手示意要自己走。

  这更是让他身后的几人心惊胆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老人一边前进,一边开口:“这辈子,我除了会写字似乎就不会其他了...”

  老人话一出口,其他人都是一惊,难道登记官是不想接着干下去了吗?

  几个官员互相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眼中,他们都看到了浓浓的忌惮和戒备,如果老人不干了并选出继承人,那极有可能就是从他们几个官员中挑选了。

  挑选继承人是大事,不能马虎对待,必须要对这个人知根知底,就这些年他们的表现来看,每个人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对这个城市无比忠诚热爱又有决断力,所以他们都是最佳的继承人!

  老人不知道身后几人的心理活动,他缓缓前进,走出了这座普通人不能进入的神殿,一个官员立刻打了电话,更多的护卫出现了,一半加入了保护老人的行列,另一半护卫则把神殿包围住,不让可疑之人进入。

  他们都不知道巨石阵中的秘密,但他们很清楚,十八年前,有三个还没有被登记的孩子失踪了,如果那三个孩子死了还好,如果没死,那就是巨大的隐患!

  然而这些人都是白白担心,这个城市的命运已经因为一个错字而改变了,亦或者说,这个城市的命运本就是如此,魏获的到来就注定了它要毁灭。

  老人说道:“我想去医院看看孩子们...”

  老人带着大批人离开了,魏获则继续待在巨石阵里炼化这本笔记本,他撕下来的书页已经被烧了一半,等全部被烧完,那控制这个城市的规则就不存在了。

  之后,魏获会拿走这本拥有这“死亡”和“无限”规则的笔记本,不过现在的魏获还没资格参悟死亡规则,他自己的寂灭领域他都没完全参悟明白,只有他到达了传说巅峰,让寂灭领域圆满,那个时候才能更进一步参悟死亡规则。

  就在这个时候,短发少女小浅突然无声无息地出现在这个小家里,她出现在这里,表面规则已经不再会惩罚犯法之人了。

  魏获把机械核心拿了出来,并对小浅说道:“把机械核心交给金甲,让它制造出机器人,但注意,是引导,不是阻止,有毁灭才有新生,同时拯救在这种情况下依旧能遵纪守法的人。”

  魏获很清楚,他如果抹掉了笔记本里的一切,并将之收为己用,那么管制着这个城市的律法会瞬间失去约束作用,而被律法压抑了无数年的人们一定会在这个时刻为了释放压力而发狂,做出什么事情都不奇怪。

  但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也依旧会存在心存善意的人,这些人会克制住自己的欲望,不愿意去伤害他人,这样的人如果活着,那么这个城市将会浴火重生,从破灭走向新生。

  小浅抱着机械核心消失了,她找到了金甲,把机械核心交给了它,但却什么都没说又消失了。

  金甲彻底迷惑了:“啥意思?这宝贝送给我了吗?”

  但片刻后,魏获的声音从机械核心中传了出来,魏获当然知道小浅现在还说不了话,所以提前把他说的话录了下来,此刻播发出来,告诉金甲该做什么。

  金甲抓了抓头:“汗,我还以为是分装备准备走人了。”

  金甲听到录音,立刻就遵循魏获的命令去找寻材料制造机器人去了,而就在这个时候,这个城市里出现了第一个被扣除100分而没死的人,同时,很多人也发现,自己就算违反了律法也不会被扣分。

  一个本该被规则执行死刑的人哈哈大笑起来:“我没有死,哈哈,我没有死!《法典》失效了。”

  他内心的欲望开始无限膨胀,他看着周围的人大喊道:“律法失效了,我们不被约束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男同胞还等什么?”

  一个男人立刻大声附和起来:“没错,男同胞还等什么,离婚,我现在就要去离婚!”

  其他人:“...”

  周围人都无语了,这是哪冒出来的一个奇葩?

  但也有人担忧地说道:“这会不会只是暂时的,如果我们做了不应该做的事,虽然暂时不会被扣分,但时间一到,立马就会死亡?”

  此人说的很有道理,其他人都沉默了下来,但那个本该被执行死刑的人冷笑道:“我的分早就扣完了,债多不愁,接下来,我要随心所欲,为所欲为!”

欢迎大家访问:五色书坊
本文地址:http://www.book53.com/book/56929/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