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声响起,抬棺送葬的灵体们全都回到了同一个位置,魏获他们立刻抬起头向钟声传来的方向看过去。

  接着,他们就在高空看到了一口黄金大钟的虚影,那虚影发出一声钟声后开始消散,最后消失。

  虽然那口黄金钟只是一个虚影,但他们依旧在那口黄金钟上看到了无数的符文,只是这个虚影昙花一现,只出现了一瞬间。

  黄金钟虚影消失了,这虚影钟镇压了这口石棺,让这些灵体无法走出这个城市,一旦它们去到边缘,虚影黄金钟就会出现,并发出钟鸣声。

  钟声一响,灵体们立刻全部归位。

  陈玄月盯着了昆仑山主峰信誓旦旦地说道:“这口钟的本体一定在昆仑山主峰上!”

  魏获顿时发问:“你怎么知道?”

  “唔...”陈玄月一时说不出理由来,她辩解道,“一般...这种情况下...不都是会认定在昆仑山的嘛...这是直觉!”

  陈玄月突然握紧了小拳头强调道:“这是直觉,没错,我强大的直觉告诉我的!”

  魏获:“...”

  直觉这种东西真的可以解释一切,很多流传百年的古文献上讲述过某些主角的直觉。

  “此山如此不凡,必定藏有宝物,待我进去查看一番。”特么进去就得到一大堆宝物,但这山到底哪里不凡了啊?

  或者在一群砍柴的柴夫中突然发现一个手持柴刀的老者,上前结交一番,过几章才发现此人居然是一教之主,你究竟是怎么发现的啊?

  面对这种有直觉的怪物,还真是惹不起。

  陈玄月突然开启了强大直觉,她说道:“我感觉到了,《道经》必定就藏在昆仑山主峰的山顶,但我们直接登山是没用的,要进入山腹!”

  陈玄月双目不断闪烁,她直觉大开,要逆天:“跟我来,我感觉到了一条古路,此路必定通往山腹之中。”

  陈玄月飞到空中,向着昆仑主峰的方向飞去,非常坚定,仿佛镇的感觉到了通往山腹之中的那条道路。

  魏获:“...”

  你不是直觉,你这是偷看剧本了!

  一行人跟着陈玄月前进,但没走几步,陈玄月就吓得躲进了魏获的衣服口袋里,原因是前面不远处一个秋千在无风自动,那秋千锈迹斑斑,上面一个人也没有,但却在前后摇摆。

  秋千摆动的幅度还不小,至少有30度,最可怕的是,现在一点风都没有,就好像有一个隐形人在玩秋千一样。

  但隐形人怎么可能无聊到来玩秋千,在这种地方,来玩秋千的只有一种东西!

  魏获走了过去,陈玄月十分害怕,她伸出小手指了指前方:“继续往前走,我有预感,前方不远处就是通往山腹的道路。”

  魏获走过去,结果“碰”得一声,秋千撞在了魏获的小腿上,然后,他们就看到一个跌倒在地上的小女孩逐渐显现出模糊的形体,这小女孩抬起头一脸埋怨地看着魏获。

  小女孩不高兴了,一般普通人遇到这种无风自动的秋千不都会躲得远远的吗?

  “你不怕吗?”小女孩发问,声音无比冰冷,宛若来自九幽。

  陈玄月躲在口袋里瑟瑟发抖,魏获什么都没说,迈开步伐往前奏,小女孩怒了,吓不到人就算了,显现原形还被无视,还有没有鬼的尊严了?

  “你站住!”小女孩追上来,露出苍白的双手,那双手寒气直冒,连空气温度都降低了几分,她冲上去,要抱魏获的脚踝。

  这是她的大招,抱住人类的脚踝,能让人类感觉脚痛,时间长了还会得风湿,这招俗称鬼抱脚。

  但下一刻,她就被“碰”得一声弹飞了,魏获气血太强了,直接把她给弹飞了。

  被弹飞的小女孩“哇”得一声就哭了,她觉得自己太失败了,一点作为鬼的尊严都没有,她哭喊道:“太失败了,我不做鬼了!”

  陈玄月小心翼翼地伸出小脑袋,悄咪咪地看了一眼那个小女孩,脸上还是露出了害怕的神情。

  魏获问道:“你为什么这么怕鬼?”

  陈玄月把小脑袋缩了回来:“我很小的时候被一只史诗级的鬼王掳走,虽然因为那段经历我才创出了《玄阴冰魄功》,但那也成为了我的噩梦,导致我非常怕黑,怕鬼!”

  陈玄月继续讲述她的历史,她的母亲是无比强大的传说巅峰,但二十岁离世了,父亲只是一个普通的手艺人,养活他们三人十分吃力,而且她的兄长和二姐都是普通人,只有她在很小的时候展现出了非同一般的天资,这天资十分不凡,被鬼王看中,之后便被鬼王掳走了,而为了逃出鬼窟,陈玄月努力修行,再加上她体质特殊,小小年纪就创出冰魄功,最后等鬼王外出,又杀了镇守鬼窟的鬼将军,才逃了出来。

  陈玄月为何能创出这样一套能冻结灵魂的功法,这和她年幼时的经历是分不开的,这种体质太可怕了,年幼时即可杀鬼将军,

  魏获和两只鹏鸟没有发言,等听完这个故事,他们也走到了昆仑山主峰下,这是一条小道,直通往昆仑山山巅。

  陈玄月停止讲述,她仔细查看这条小路,然后一指一侧的一堆乱石:“我的直觉告诉我,挖开这些乱石,就是通往昆仑山山腹中的道路!”

  魏获有些无语,他问道:“别告诉我,你创出功法,杀了鬼将,逃出鬼窟靠的都是直觉。”

  陈玄月特别得意:“没错,我的直觉从未出过错!”

  魏获不说话,他开始动手,把这对乱石全清理了,结果乱石下是山体,根本没有什么通道。

  陈玄月脸上带着疑惑:“不应该啊,我的直觉怎么会出错呢?这个通道一定是被埋了,需要挖开!”

  魏获瞥了她一眼,然后开挖,十几分钟后,魏获已经挖出了一个大洞,但依旧没看到什么通道。

  陈玄月慌张起来,她又指了指另一侧的乱石堆:“我感应错了,应该是这边这堆乱石!”

  魏获提起青铜断剑,两剑就削了过去,青铜断剑散发出一股一往无前的气息,两道剑气削了过去,第一道剑气把所有乱石削飞,第二道剑气打入山体数米深,然而依旧没发现什么通道。

  陈玄月脸上挂不住了,她用小手不断乱指:“通道就在这附近,没有错的,我的直觉很准哒!”

  这时,魏获身上突然传出了铃声:“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

  魏获脸一黑,他知道是第二系统这货醒过来了。

欢迎大家访问:五色书坊
本文地址:http://www.book53.com/book/56929/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