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柯寒带着鱼嫦离开了,没有人想到两位神庭司命的联袂出击,最后却是这样的结果。

  昭谕司命周柯寒对于神庭那坚不可摧的信仰,出现了一道极深的裂痕,但周柯寒本人在那道裂痕之中,看到了光芒,看到了神庭未来该走的道路。至于他是能带领神庭向那光明的道路前进,还是会被当成“被叛神者蛊惑的罪人”审判,那就不得而知了。只是以安玉瑾对于神庭的了解,她相信后者的可能是极大的。

  布下神虹诛魔阵的十位天赋非凡的神庭执事,最后只有三人随昭谕司命一同离开,其他七人皆是耗尽了全身的修为,已经来不及撤出阵法,皆力竭而亡。就算是成功退走的这三人,若没有极品的丹药和修复类功法帮忙调养,恐怕那一身绝艳的天赋,也要缩水大半。

  即便有着鱼嫦附加了一条青纱帮忙围困,唐麒还是从诛魔阵中活了下来。但情况却同样不容乐观,甚至代价超出想象。

  唐麒从玄极境界跌落了,仅剩天变上境修为。

  神虹诛魔阵不愧是神庭潜心专研出的绝顶阵法,威力惊人,玄奥无比,若是把这十位天变中境的执事都换成天变上境,唐麒今日必死无疑。甚至只要今天主持阵法的执事是天变上境,唐麒都有极大被困死的可能。今日唐麒捡回半条命,修为却极大受损,已经伤及本源,且不说能否比以往更进一步,甚至连恢复原本的境界都不是易事。

  除了安玉瑾与唐麒在白落城奋战以外,城外的战争其实也一直没有停止。

  那自玉华城神庭而来的年轻男子靠在城墙上,胸口起伏,身上染了不少血迹,他握剑的手微微颤抖,有鲜血从他那破损的袖管流出,顺着手臂流到剑上,而后迅速滴落。

  在他身前,是那老者,也便是玉华城神庭的昭谕司命。

  再往前,是十余具尸体。

  在这尸体当中,站着两个人,一个身穿灰白色衣服的中年男子,和一个身穿黑衣相对年轻一些的男子。

  两人与老者相对而战,似乎察觉到城内情况有变,双方暂且停手。

  老者轻咳了一声,咽下了涌上喉咙的鲜血,叹息道:“竟会是这样的结果。”

  那灰白衣服的男子点了点头,也是感慨道:“我都没想到安玉瑾真的能在两位司命手上挺下来。”

  老者看着他,开口道:“你便是这夺珠大会第一年的胜者魏钟吧?九年的时间,竟让你从天变上境升到了玄极中境,着实令人惊讶啊。”

  魏钟平淡道:“我资质愚钝,耗费了安城主不少灵丹宝药,如今也不过是初入玄极中境,境界还朝您差得远,所以才请许兄弟出手助阵,还请司命大人见谅。”

  “许子远。”老者转头看向那黑衣男子,眯着眼睛道:“去年夺珠大会的胜者,原本潭月阁的长老,你也突破至玄极了啊。看样子这夺珠大会还真是厉害啊,我们的皇帝大人,也是真舍得。”

  听闻老者根本没有提及安玉瑾,而是直接说出了皇帝,许子远面色微变。

  魏钟面容淡定很多,但双目之中还是闪过一丝沉重,说道:“你们今日就是想抓住安玉瑾,逼皇帝陛下露出马脚,所以其实神庭主要目光都放在了国

  都那边,而没有人想到,出动了两位司命、甚至布下诛魔阵也并没有拿下安城主。”

  老者感慨:“是啊,我倒是想到以周柯寒的性情和智慧,总有一日会明悟神庭错在了哪里,但却没有想到他竟被安玉瑾说动了,而且如此要紧关头,他真的可以抛却神庭的威压,立刻收手。”

  魏钟点头道:“看样子您早就明白神庭早已经背离了初心,不再配做这天地的执掌者了。”

  老者苦笑说道:“可总需要有人来聆听神明的声音,不是么?”

  魏钟摇头道:“神明已经沉寂了。”

  老者沉默了片刻,而后道:“神明也许还会有苏醒的那一天。只要神明还在,就算你们打倒了世间七十二座神庭,也会有另外的神庭出现。”

  魏钟深吸了口气道:“那是未来的事情了。”

  “没错。”老者点了点头。说话到此,便无法再进行下去了,因为未来并不是他们二人可以预测的。

  老者看了一眼魏钟,道:“希望你们也可以不忘初心。”

  言罢,他转过身走向自己的徒弟,拉着他的手,腾空飞起。

  许子远见其要走,急忙道:“老贼已经受了重伤,为何不将他们格杀在此?”

  魏钟摇了摇头,道:“他已经是强弩之末,活不了太久了。再者,这是神庭之中难得的能够正视自己的人,我们无需逼得太紧了。”

  许子远沉默片刻,问道:“神庭已经发现皇帝陛下也是叛神者了?”

  魏钟点了点头,却没有解答,而是喃喃道:“也是时候了。”

  “师父,为何两位司命联手都没能拿下安玉瑾?周司命他怎么了?”那青年男子被师父拉着,一同凌空飞向玉华城的方向。

  老者回答道:“周柯寒看透了一些事情,所以没有舍命出手。”

  “他背叛了自己的信仰?”徒弟难以置信。

  “这不算背弃信仰,只是知道自己错了。”老者说道。

  徒弟想起师父先前的一些教诲,问道:“他也认为我们神庭有错的地方?可即便如此,也不至于放走安玉瑾啊。师父您也发现我们神庭自己出了问题,一直在想办法修正这一点,也没有像他这样害的我们神庭付出这么惨痛的代价啊。”

  “那说明我不如他啊。”老者自嘲一笑,道:“我能想出什么办法,只是自欺欺人,只是畏首畏尾,没有帮助神庭将这弊病祛除的勇气。”

  “我们真的错了?”徒弟还是想不通。

  师父轻叹口气,随手摘下了徒弟腰间佩戴的一枚龙珠挂饰,将其扔到了脚下的山林之中。他看着徒弟说道:“你以后要记住一件事情,我们神庭若真的以维护天下秩序为己任,那我就不能只是协助神明掌管世间的仆人,也要成为苍生的守护者。这一点神庭内绝大多数的人都不明白,你回去以后,可要想清楚这一点。”

  徒弟闻言点了点头,而后却又觉得师父话语里有些不对劲。他下意识地问道:“师父你不回去了么?”

  老者平静说道:“我大限已至,你莫要伤感。”

  “师父?”瞬间徒弟的眼睛就红了,焦急道:“你收了功法,把我放下去,我背你回去。回到神庭,庭主

  肯定会救治你的。”

  老者道:“我不回去了,最后这一点点寿命,我要去一趟兴康城。”

  “你去那干什么,哪里有能救您的宝药么?”徒弟问道。

  老者说道:“周柯寒回去必回引起轩然大波,我要用我的死亡,来保他的性命。”说完这话,他便松开了手,让徒弟落在了一处山顶。

  “师父!”徒弟眼眶湿润,眸生悲色。

  老者和蔼地微笑道:“你莫要成为师父这样将错就错的庸人,你要成为周柯寒那般的勇士。眼看着我灵元大陆也即将步上风隐大陆的后尘,用不了多久全世界都会掀起狂风暴雨。若我神庭能在这一次叛神之战中还存活下来,你也还活着的话,你一定要带领神庭走一条正确的道路。”

  徒弟明白师父这一去便会成为永别,却又毫无办法阻拦,他热泪流出眼眶,跪地应道:“弟子遵命。”

  老者望向玉华城的方向,拱手一拜,最后慈爱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徒弟,转身飞走。

  大约一刻钟后,兴康城神庭白塔一阵晃动,似有雷声从塔内传出。

  周柯寒跪倒在地,口吐鲜血。

  他咳嗽之后,苦笑一声,声音虚弱道:“我并没有背叛神明。”

  鱼嫦在一旁歇斯底里地喊道:“若不是你,安玉瑾早就被我擒住,岂会如此狼狈而返!”

  “堕我神庭威名,还白白损失了七位天资卓越的执事,甚至你还对鱼嫦出手,你还说你没有背叛神明!?”一个平淡之中似乎蕴含着雷霆一般充满威慑的声音从周柯寒身前那道伟岸的身影传来。

  周柯寒低下头,认真说道:“今日之事,我愿承担责罚,但神庭的错误却不能再持续下去了。”

  “神庭遵从神旨行事,何错之有!”那威严的声音继续说道:“你身为聆听神旨的昭谕司命,却被叛神者的言语所蒙蔽,简直是耻辱!”

  周柯寒回道:“除了遵循神旨行事,我们也要看到众生的意愿。”

  “众生意愿?神明维护世间法则,若没有神明,哪里有众生!”

  “可是神明...已经沉寂了啊。”

  “你说什么!?”

  这一声呵斥犹如九霄雷鸣震响,周柯寒跌坐在地,再吐一口鲜血。

  威压散开,如苍穹下压,连鱼嫦都跪了下来,以额触地。

  那伟岸的身影来到了周柯寒眼前。

  “你可知罪?”

  周柯寒惨然一笑,在明知道下场将会是怎样的情况下,他还是决定如实回答。

  这时,那伟岸的身影看向外面,下一刻老者走了进来。

  “周柯寒无罪。”老者平静鞠躬,而后道:“还请庭主大人思量。”

  庭主看着他,皱眉道:“你怎么伤的如此之重?我已经救不了你了。”

  老者坦然道:“神庭病的也很重,若再晚些,也要难以挽回了。”

  说完这话,老者似乎有些疲惫,也顾不得礼节,慢慢盘膝坐下,他眼帘微垂,喃喃道:“天地之上是神明,天地之下是苍生,既然维护天地秩序,我们...就在站在中间才行啊,不是么?”

  说完这话,老者缓缓闭上了眼睛。

欢迎大家访问:五色书坊
本文地址:http://www.book53.com/book/46627/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