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被迫无奈,吕际善绝对不想回到白茅区的。但是运气就是这么差,三条路线选择一条,偏偏就碰上了铜甲尸,大战一场,铜甲尸完好无损,他们留下了十多具尸体,只能逃命。耽误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其他的路线都被丧尸堵住,他们已经失去了逃出白茅区的机会,只能倒回来。

  也不是不能在废弃的大楼里面和丧尸周旋,但是相比于和白茅区合作相比,自己独自面对丧尸的危险大的多。白茅区至少还有低级进化者作为炮灰吸引丧尸注意,实在不行,还有数万普通人可以拖延一点时间。这样一对比,选择哪个就一目了然了。

  吕际善是吕家的实际掌权者之一,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他比千金之子是比不上,但是也不想让自己置身险境。

  不过白茅区已经不是薛爷时代的白茅区了,如今是刘危安做主,他们想进来,还得经过刘危安的同意。

  吕际善选择进入的方向刚好是吴湘湘守着的地方,他很聪明,吴湘湘不是白茅区的人,没有阻拦他们的理由,但是吴湘湘可不这么想。

  “吕先生,吴湘湘如今在刘省长麾下做事,职责所在,还请稍等。”吴湘湘堵住了吕际善等人的去路。

  “吴湘湘,你可是区长,你觉得你这话我会相信吗?”吕际善眯起了眼睛,寒芒闪烁,他认为吴湘湘是故意的。

  “我一向不骗人。”吴湘湘微微一笑。

  “还请吴区长通报一声,都是人类,我们应该一致对外,相信刘省长会通情达理的。”陈夏义轻轻拍了吕际善一下,抱拳道。

  “你就是从地球上来的陈夏义?”吴湘湘不敢怠慢,回了一礼。

  “陈夏义见过吴区长。”陈夏义气息沉凝,即使丧尸环绕,依然从容不迫。

  “诸位稍等,我去禀报一声。”吴湘湘道。

  “吴区长请便。”陈夏义赶紧道。

  “何必对她那么客气,我们冷水区不怕黄泥区。”吕际善不理解陈夏义的低声下气,他不认为那是礼貌。对上位者,那是礼貌,对下位者,那就是低声下气。

  “我有一种预感,白茅区这一次挡不住丧尸的攻击,眼下我们不宜树敌,多一分力量都是好的。”陈夏义轻声劝道。

  “既然如此,我们现在就走。”吕际善一惊,他可不想和别人守着一块死地。

  “那也得逃得出去才行。”陈夏义苦笑一声。

  “该死,早知道就不出来了,刘危安真是一个祸害,让我们这么多人为他兴师动众。”吕际善低骂一声,看见吴湘湘来了才闭上了嘴巴。

  “诸位里面请,我还有任务,就不送各位了。”吴湘湘歉意道。

  “不敢担。”陈夏义赶紧道。

  吕际善和陈夏义带着手下很快就见到了刘危安,实际上,整个第三环都在刘危安的视线下,只是他愿不愿意见别人的问题。

  吕际善正要开口,忽然看见刘危安看过来,两人的目光触碰,嗡的一声,他的脑海一片空白。吕际善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可怕的眼神,沉重如山,仿佛要把人碾压成碎片。他吕家是地方望族

  ,各种权贵结交不少,自认为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乱世之后,吕家崛起,吕际善感觉自己就是权贵了。那些曾经地位高于他的人对着他行礼问候的时候,他产生了一种世界不过如此的感觉,直到迎上刘危安的目光。

  刘危安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失望,这个吕际善气息强大,但是徒有虚表,意志力还不如后面之人。

  “冷水区吕际善见过刘省长。”吕际善清醒过来,发现背后冷汗淋漓,不由自主弓腰行礼。

  “你叫什么名字?”刘危安不置可否,目光落在陈夏义身上。

  “陈夏义见过刘省长!”陈夏义赶紧抱拳。

  “在白茅区就要守白茅区的规矩,我不会针对谁,任何人都是一视同仁,但是如果不守规矩,别怪我不客气,如果现在反悔,你们大可离去。”刘危安淡淡地道。

  “我们会守规矩的。”吕际善赶紧道。

  “好,进化者的义务是保护普通人,你们之中伤势严重者可以留下治疗,其他人立刻前往12号楼梯支援,那里快守不住了。”刘危安的声音不高,却有一种令人无法拒绝的威严。

  “是!”吕际善直到赶到12号楼梯,才发现自己从头到脚都没有反驳,这和他见面之前的本意是不符的,我这是怎么了?

  吕际善心中迷茫。

  吕际善等十几个人的到来,只是改善了12号楼梯的情况,于其他地方并无益处,相反,追随他们的大量的高级丧尸相继赶到,整个第三环压力大增。

  “第一小组,支援3号楼梯!”

  “第二小组,支援5号楼梯!”

  “第三小组,支援吴湘湘区长!”

  ……

  刘危安不断下令,一个小时不到,10个后援小组就剩下一个没动了。张智梁额头上涔涔冒汗,但是没有一丝犹豫,不折不扣执行了每一条命令。他虽然在后方,但是看得很清楚,刘危安的每一个命令都是正确的。也没有拿玉山区的人当炮灰的意思,白茅区的人伤亡最重,刘危安自己带了的几个手下都在最危险的区域。那些高级丧尸几乎都是他们挡住的。

  刘危安虽然没有上第一线,但是他一支狙击枪杀死的丧尸比任何人都多。或许可以说刘危安对张家父子不好,但是作为一个指挥官,他无疑是极为优秀的。这一点上,张智梁挑不出任何毛病。

  突然一股恐怖的气息潮水般袭来,震动整个第三环。张智梁触电般抬头,一只通体金黄的丧尸出现在视野中,和其他的身体腐烂的丧尸不同,这只丧尸完好无损,身体饱满,如果不是死气环绕,仿佛就是从少林寺逃出来的铜人了。

  铜甲尸!

  张智梁浑身颤抖,他见过铜甲尸,如果不是手下拼死相救,他已经死了几个月了。那一次,他带领一百多个手下去杀丧尸,途中遇上了铜甲尸,一百多个人仅剩下他一个人逃生。他父亲带领五百人的队伍围杀铜甲尸,最后仅剩下十几人逃回来,他父亲深受重伤,养了半个月才好。而铜甲尸完好无损。

  玉山区最后无法,用死士把铜甲尸引到了别处,那一百多个死士再也没有

  回来。

  分不清是紧张、激动还是恐惧,张智梁脸上肌肉抽搐,忽然,他身体僵硬,汗毛倒竖,用了极大的毅力才把头转过去,身后,又一只铜甲尸出现。

  两只铜甲尸!

  脑子轰的一声,张智梁全身力气一泄,差点软到,只是因为紧张到极点,全身的肌肉僵硬,整个人直挺挺站着,想软下去也做不到。

  “不好——”

  反应最大的反而是吕际善,他见识过铜甲尸,才知道铜甲尸的可怕。他很清楚,就是只有一只铜甲尸也能杀死这里的所有人,现在竟然出现两只,如果不走,必死无疑。没有任何犹豫,带着十几个手下撤退,速度极快,其他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们已经从第三环撤退到了第二环。

  12号楼梯全靠了他们几个撑着,他们一走,好比横江的大坝出现了一个缺口,丧尸汹涌冲进来,缺口瞬间撕裂,两侧的进化者本就处于下风,全靠意志力苦苦坚持,吕际善等人的撤退犹如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口气松了,再想聚起来就难了。

  兵败如山倒,溃败从12号楼梯开始,迅速朝着两边蔓延。白茅区、玉山区、黄泥区的进化者跟着逃向第二环,不过几分钟的时间,第三环大半落入丧尸手中。

  “这个混蛋!”刘危安咬牙切齿,他已经很久没有动怒了,这一次却难掩杀机。好不容易坚持的形势,全被吕际善破坏了。

  所有人都开始后退,连吴湘湘都独木难支,边打边退,唯有大象等人还在苦苦坚持,犹如浪潮里面的礁石,一动不动。他们很清楚刘危安的性格,没有命令,就是死亡也不能后退一步。

  “撤退,以第二环为防线,重新组织反击。”刘危安无奈下达了下令,他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嫡系受损。

  “吕际善呢,哪里去了,让他来见我。”回到第二环,刘危安第一件事就是处理吕际善这个罪魁祸首。

  “他去了圆形大厦。”张智梁小跑过来。

  “他去圆形大厦干什么?”刘危安眼睛一凝,不怒而威。“他受伤了?”

  “没有,他说这里挡不住了,他想救一部分人先走。”张智梁小声道。

  “先走?救人?”刘危安心念电转,刹那脸色大变,杀气蓬勃而出,厉声道:“这个混蛋,他是想让其他人吸引丧尸的注意力,以达到掩护他们离开的目的,快点阻止他们。”

  “他们怎敢——”张智梁根本没想到这一点,闻言大怒。

  刘危安已经化作一道闪电射出去了,但是还是晚了一步,他为了掩护撤离,耽误了不少时间。而吕际善为了逃命,行动快速,蛊惑了一千多人逃亡,要不是时间紧迫,他还想蛊惑更多的人。

  刘危安赶到圆形大厦的时候,只见普通人潮水般涌出来,前面逃出去的人正在被丧尸屠杀,后面的还不明真相,而吕际善一行人趁着丧尸的注意力全部被普通人吸引,寻了一个缝隙杀出去了,刘危安冲出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在一公里之外,追不上了。

  “这些畜生!”赶到的张智梁睚眦目裂,正在被屠杀的普通人里面,有大半是玉山区的人。

欢迎大家访问:五色书坊
本文地址:http://www.book53.com/book/46575/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