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殿之外。

  映歆站在台阶下耐心等候着,一身天蓝色的外门弟子打扮,丽质雪肤、明眸善睐,和刚进入宗门时比起来,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有了脱胎换骨般的变化。

  一群外门、内门弟子同样在场静候,秦师兄与星暇师姐在大殿里面比试剑技,由于阵法的阻隔,过程无人知晓。

  “……映师妹,你最近的修为进展很是神速呢,”

  那位月眉杏眼、细腰丰臀的内门女弟子苏凝笑问道:“看来秦师兄对你很是看重嘛,私下里给了你不少指点吧?”

  “嗯,都是仰赖师兄的照拂。”

  映歆不动声色地说着,她最近已经突破了炼气境十层的关口,距离十一层都不算远了,作为一个资质不是特别出色的少女,这等修为提升速度,已经让不少内门弟子都觉得惊讶了。

  当日秦烽回到宗门,被掌教至尊直接钦定为核心弟子,还给了不少资源赏赐,里面就有一颗上清纯阳丹。

  由于这丹药只需服用一次即可达到效果,多了无用,因此秦烽略一考虑,就将这颗珍贵的灵丹给了映歆服下。加上不缺阴阳蕴基丹等资源,至多再有半年功夫,她就有可能顺利奠定道基、突破到蕴基境的层次了,到时候一个内门弟子的位置是少不了的。

  当然这事情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不可能对外人提及的,否则难免招人嫉恨。上清纯阳丹何等珍贵难得?如今只有掌教至尊手中才有,就连核心弟子都极难获得这种资源,她一个在外人眼中只能算贴身侍女的角色,竟然能得到秦烽如此眷顾,说出去只怕会惊掉一地人的下巴。

  苏凝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据闻这个映歆家世贫苦,在海边打鱼为生,后来无意间为秦烽所看中,才将她带在了身边,一直到现在都是荣宠不减,真是个好运的小丫头。

  “听说……掌教至尊有意收秦师兄为亲传弟子?”

  另一个内门弟子金雅蓝说着:“掌教至尊座下如今就只有两位亲传弟子呢,如果秦师兄成为第三位,那岂不是他有资格争夺未来的道储之位了?”

  “当然,这是肯定的。”

  “但是秦师兄的根骨资质气运虽属上佳,可修为终究还是低了些,和鬼谷尘大师兄是没法比的,就是和那几位成为核心弟子多年的师兄师姐都没法比,恐怕一时半会难以追上。”

  “这也没关系啊,掌教至尊修为深不可测,执掌宗门至少还有数百上千年时间,秦师兄未必就不能后发先至。”

  “嗯,有道理!”

  “那时候我们的地位同样会水涨船高的。”

  “是呢……”

  一众弟子议论纷纷,道储就是世俗皇朝中的太子储君,在宗门里意味着下代掌教的法定人选。

  以太皓星宫的惯例,是修为达到返虚境层次的核心弟子,都有资格角逐道储之位,此外如果是掌教至尊的亲传弟子,不论修为高低都具备资格。

  一旦道储的人选确立,除非是犯下不可饶恕的重大过失,否则不能轻易剥夺其地位。

  太皓星宫当代的掌教姬冰凰接掌大位已有多年,不过道储之位始终空缺,因此宗门中自忖实力不差的核心弟子们都在暗地里较劲,在努力提升修为的同时累计宗门功勋,力争得偿所愿。

  金雅蓝说着:“论及宗门功勋,秦师兄现在可不比一些资深核心弟子差了,只要修为追上了就行。”

  根据上月宗门公布的最新榜单,秦烽的宗门功勋是一千六百余万,是向宗门上交了两部丹经加上数十株沧华血兰、部分灵品、真品丹药换来的。这已是个极为惊人的数字,就连许多虚神境的核心弟子都没法和他比,可秦烽成为核心弟子才几天?

  而且秦烽现在还展现出了丹道一途的出色天赋,每月上交给宗门库房的丹药数目,扣除成本后折合功勋都有上百万之多。通常而言,化真境的弟子为宗门办差出任务、赚取功勋的速度也就这水平了。

  所以,这些弟子才觉得秦烽应该有机会竞争道储之位,而且成功的希望并不算渺茫。

  “轰!”

  众人议论间,身后的高大宫殿陡地震动不止,不等他们反应过来,滔天剑气自殿内喷薄而出,宛如太古火山爆发,将宫殿穹顶轻易撕裂,恐怖的剑势连绵不绝,直直冲上数千丈高空。

  远处天际有偶尔路过的核心弟子,都不由自主地被这边的动静吸引了注意力。如此声势,根本不像是两个仅有蕴丹境修为的弟子能够整出来的。

  “承让了。”

  等到尘埃落定,秦烽平和的声音响起。

  整座宫殿已被拆得支离破碎,只剩下地基,秦烽的左臂衣衫已经爆碎,肩膀上留着一道半尺长的血痕。

  对面的星暇裙裾上亦有多处破损,玉颈侧的精致锁骨上隐隐有血迹渗出。

  看起来,两人算是半斤八两,斗了个旗鼓相当。

  “还是比不过你。”

  星暇摇摇头,神色并不失落:“星罗浮屠经确实属于旷古烁今之绝学,只是上手太难了,我揣摩多日,又聆听掌教师尊指点,到现在也不过堪堪摸到登堂入室的门径,倒是你,看起来似乎比我快了不止一步。”

  秦烽笑而不语,这少女虽说是拜了掌教至尊为师,可是以姬冰凰的身份地位,每天都要处理不少宗门事务,自己也要花费时间修炼,哪有可能不厌其烦、随时随地指点她?哪怕她是掌教至尊的亲生女儿,都不可能有这样的待遇。

  然而他自己就不同了,只要舍得花费世界本源,星舰中枢就能够耐心至极、详尽至极地指点他修炼,即时解答他所遭遇的任何难题,加上充裕的丹药资源辅助,修为提升速度不快才是没天理了。

  “把这里收拾一下,让天工院的长老们按原样重建一座。”

  秦烽对映歆吩咐一声,又和那些弟子们说了几句话,便与星暇联袂离开。

  两人回到内室换过衣服出来,星暇抖手祭出一条粉色罗帕,化为一片云朵托着他们向远处飞去。

  姬冰凰已经传话过来,今天是去传功殿测试根骨天赋的日子,所有的新晋核心弟子都得参加,不可缺席。

  秦烽举目四顾,头顶是亘古不变的万里青空,脚下是绵延群山,凌空御风而行,绝色美人相伴,莫名豪情油然而生。

  “知道吗?秘魔宫和云幻宗的高层已经在暗地里发布了针对我们的悬赏令,”

  星暇悠然说着:“不论是谁,只要能够击杀我们两人之一,都可以得到三百万上品灵石的赏金,所以现在外面有很多人都在蠢蠢欲动呢。”

  秦烽无所谓地笑道:“还真是看得起我们。”

  三百万上品灵石可不是个小数目,即便是返虚境的大修士,想要凑齐这样一笔财富都得费上不少心思,用来悬赏一个仅仅只有蕴丹境修为的宗门弟子,实在是有些夸张了。

  因此不仅仅是那些魔道宗门,某些修为足够强的散修势力都在四处出动,试图摸清秦烽和星暇的行踪方位。

  当然太皓星宫作为元罗界天的顶级道统,山门重地的防护大阵可不是摆设,外人根本别想蒙混进来,只要秦烽不离开宗门,就没人能够奈何得了他。

  那些家伙同样意识到了这一点,除非是秦烽外出游历,否则他们是不可能有机会的。

  “看来某些阴谋诡计已经在暗地里酝酿,不过想让我们上当,怕是不会太容易。”秦烽又说着。

  星暇看了他一眼:“是这样的,所以掌教希望以后我出门历练时,能够将你也叫上,我们一起行动,出事时相互有个照应,你觉得呢?”

  秦烽点点头:“行啊,出门就有美人相伴,为什么不呢?”

  星暇丽颜微红,白了他一眼不说话了。

  须臾之后,太皓星宫的宗门重地遥遥在望。

  这是一片位于太皓山脉主峰之上的特殊空间,它不存在于这方天地中,而是开派祖师们以大神通手段开辟出来的小世界,宗门最为重要的传承都在这里,众多太上长老们同样在这里隐居潜修。

  既然是重地,当然就不是外人能随意踏足的地方,除了那些修为深厚的长老们,就只有核心弟子才有这样的特权了。而且一年中仅有不多的几次机会,时间也不会太久,当然掌教至尊的传召不受此限制。

  天宫入口处有着多位长老把守,经过严格的身份验证之后,秦烽和星暇才获准进入。

  秦烽初次踏足此地,感觉确实有几分震撼。说是小世界,其实方圆也有数万里范围了,丝毫不逊色于主世界的地球。

  瑞气升腾、霞光万道,洁白的祥云层层叠叠,簇拥着中间一片灵气盎然的大陆,高山峻岭、平原河流、湖泊丘陵等诸多地形都不罕见,无数的华美宫阙坐落其间。高高的天穹上,一轮皎洁的圆月当头朗照,无量清辉洒落下来。

  山川河流间,不时可以看到峨冠博带、羽衣纶巾的修士们游山玩水,泛舟湖上,弈棋论道,品茶饮酒,谈笑风生。

  “这里面的灵气,非常浓郁,几乎就是天地间最为纯粹的精华了,如果常年在此潜修,修为提升应该非常快吧?”秦烽说着。

  星暇来过几次,对这里很是熟悉的样子,闻言摇头道:“这里的灵气虽多,却是有定额的,只有掌教和道储、以及太上长老们才有资格常住在这里潜修,其他的人都没有这样的待遇。”

  秦烽若有所思。

  在大陆上最高的那座山峰之巅,一处相对普通的殿堂中,秦烽再度看到了掌教至尊姬冰凰,以及另外十几位核心长老,上次见到的刑律殿正副殿主都在场。

  秦烽扫了一眼,发现除了自己和星暇,此番参加测试的新晋核心弟子还有五位,三男两女。不过因着不熟悉的缘故,他也没有打招呼的想法。

  姬冰凰并未多说什么,淡然道:“开始吧。”

  毫无征兆地,一块高达一丈六尺的奇异石头出现在殿中,色泽似黑非黑、似白非白,上有九窍,紫气升腾,流光溢彩,混沌光华在其间闪烁,浓郁的天地道韵自石头本体上弥漫开来。

欢迎大家访问:五色书坊
本文地址:http://www.book53.com/book/46370/601/